5年

深圳市宏博通电子有限公司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揭露DRAM和电容炒货内幕,三星兜底策略纵容涨价

新闻列表

联系方式

公司新闻阅读量排名

揭露DRAM和电容炒货内幕,三星兜底策略纵容涨价

发布时间: 2018/1/2 11:57:39 | 51 次阅读

2017年内存、电容双双缺货涨价,其中内存每季度涨价超20%,电容普遍涨价4-5倍。据集微网获悉,缺货涨价固然有产能不足的因素,但原厂联合渠道商炒货,是其中更为重要的潜在影响因素。  ()内存原厂出货量由电子一家独大,占据了近5成的市场份额。据供应商爆料称,如果既在电子有渠道积累,现今又在终端品牌相关业务任职,就具备炒货契机。因为在今年缺货涨价潮中,对下游终端大客户影响其实并不算大,由于双方基于合同执行与大客户战略,即便缺货,也会优先供应大客户,同时大客户也不在涨价目标客户群之列。

该供应商进一步透露,在这种条件下,假设原本某手机大品牌实际订单是100KK,但在缺货涨价声中,终端大客户受影响不大,而DRAM市场行情却在不断高涨,于是该手机品牌厂商相关负责人和电子“勾结”后,双方可在原来未涨价的定价基础上将订单追加到150KK,这多出来的50KK内存条自然会水涨船高,流向其他客户、代理商、贸易商及现货市场,进一步拉开内存缺货涨价的大幕。

内存炒货多方共举,代理/贸易商涨价都离不开原厂

2017年内存缺货涨价的消息满天飞,内存价格也确实一路高涨,让下游终端厂商叫苦不迭,在即将到来的2018年也未必会缓和,但DRAM市场需求究竟有多大的缺口,第三方很难有个确切的数据。

供应链厂商透露,其实占据DRAM行业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三星电子、海力士(SK

Hynix)、美光等原厂都在加速扩产出货,实际缺口不算大,但市场缺货声此起彼伏,很大一部分出货量都跑到代理商、贸易商、华强北市场了。终端厂商想要拿货,这些代理、贸易和分销商们自然会借势炒货,小幅放量,不断抬价。

从上游DRAM原厂到下游终端厂商,排除直供的大客户外,中小客户拿货往往要经过中间的代理商、贸易商们。今年以来,这些代理商、贸易商等就是炒货的投机者,那么他们是怎么炒DRAM的?

据行业人士透露,代理商往往是基于自己的渠道优势,通过原厂排单拿货,其价格会随着原厂和市场行情波动而不同。在拿到原厂订单后,代理商对出手的价格会有个心理预期,在市场缺货的行情中,小批放量,阶梯上涨。当然涨价不能一概而论,毕竟很多代理商都是做长线生意。

相比而言,贸易商则不同,是这波DRAM囤货涨价的主力之一。因为很多贸易商因为各种原因,往往会从原厂先得到消息,包括原厂库存、订单排期、出货情况等,一旦收到确切消息后,这些贸易商开始大肆囤货,上涨的幅度和囤货周期方面可能更甚于代理商。

此外,深圳华强北市场则是现货流通的主力市场,当得知DRAM现货市场紧俏,供货紧张后,华强北的档主自然也会闻风而动,乘势囤货,加重现货流通的缺货行情,进一步抬高价格,甚至华强北档主还会联合起来做庄,统一口径,统一价格,以获取更大的差价利润。

今年以来,但凡这些囤货倒卖DRAM的投机者,都在原厂的“提携”下分到了一杯羹,而炒货受益最大的还是三星电子等原厂。如果说代理商、贸易商是DRAM炒货的托,那角儿自然是原厂了。

三星电子员工亲自参与炒货,三星电子还给炒货方兜底

在DRAM行业三大原厂出货主力中,三星电子占据近5成的市场份额,是当之无愧的角儿,在缺货炒货的行情中更是大赚特赚。而DRAM炒货的代理商、贸易商们最想也最敢抱的“大腿”就是三星电子,甚至就连三星电子员工都参与其中。这是因为三星电子是积极响应DRAM炒货策略的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代理商透露,DRAM炒货的始作俑者还应该归结于原厂三星电子。因为外界并不清楚原厂实际产能出货的具体情况,很多时候都是三星电子(关联员工)向代理商、贸易商等放出风声,告知定单排满、库存不足(言外之意就是你们可以开始囤货了)。

当然这还只是三星电子(关联员工)间接参与,更甚的是三星电子员工直接参与炒货。该代理商透露,其实很多三星电子的员工都设有自己的“影子”公司,在第一时间得知DRAM行情后,利用渠道关系,通过“影子”公司低价买进,高价卖出,这已经存在多年了,而这些“影子”公司很难让三星电子查到关联方。

此外,在这波DRAM炒货中,还有部分三星电子员工直接利用自己打通的上下游渠道关系,担当中介的角色,一边向三星电子卡位新客户订单,一边对接下游终端厂商,两头受益。另外,在外界很难得知三星电子的出货供货动态时,还有三星电子员工单靠买卖消息发横财。

而三星电子DRAM炒货之所以让各方敢这么激进,包括三星电子的员工都这么肆无忌惮,关键原因就是作为最大的庄家,三星电子是侧面支持,甚至纵容炒货的。

上述代理商称,三星电子对DRAM的代理商、贸易商等是有兜底策略,就是说假如今天签单下个月的内存是每条100元,但实际到下个月内存降价了,即便降了1毛钱,三星电子也会因兜底策略补差价给各方“炒货者”。

试问,这种稳赚不赔的买卖,哪家代理商、贸易商及“炒货者”不心动?更何况是轻车熟路的三星电子自家员工。

“这就是三星电子纵容DRAM市场炒货的可恶与可怕之处。”该代理商进一步称,与三星电子不同的是,市占率不高的SK海力士就不会这样。虽然海力士的内存也在紧跟三星电子的涨价节奏,但不存在兜底策略,不管代理商、贸易商今天签单的是什么价,明天出货后行情是涨是跌,海力士都不承担风险,更为客观的跟随三星,遵从市场变化。

电容炒货价格翻几十倍,其源头同样指向三星

今年以来,除了DRAM缺货涨价炒货外,以MLCC为代表的电容也大幅缺货涨价,整体涨价区间在4-5倍左右,部分物料涨幅达20倍,一颗原本几毛钱的电容价已经涨到了芯片价。

此前,市场分析认为,由于村田、太阳诱电等日系电容原厂转向汽车电子等高端市场MLCC产品,放弃低端和次高端MLCC产品市场,加大了市场需求缺口,拉长了交货周期,从而诱发导致今年的电容缺货潮。

但事实上并非如此,这也不是电容缺货潮诱发的主因,其源头同样指向三星。

深圳市毅恒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长期代理国内外电容产品,据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张连国向集微网透露,2017年这波电容缺货涨价始作俑者当属三星,因为三星早在2016年就布好了局,三星就是这波电容炒货的最大庄家。

三星集团以三星电机切入电容市场,在获得多方技术背书后,其自家的三星移动终端都采用了三星电机的电容,让三星电机在几年时间迅速上位,成为全球电容市场出货量排名的前几名。

之所以说这波电容炒货的源头同样指向三星,正是因2016年三星Note7爆炸门所引起的。

张连国称,由于2016年三星Note7爆炸事件影响,导致三星电机为之备货的电容存在大量库存。于是为了消解库存,三星采用低价策略,将具有价格优势的高容MLCC全面流向现货市场,从而导致包括贸易商、代理商及华强北市场等现货渠道都在铺货三星电机的电容产品,让其在现货市场占有率接近90%。

“2016年三星想占领这个市场,长期低价出货,加之高容MLCC产品,三星电机存在技术和成本优势,打的村田、国巨等原厂在现货市场毫无还手之力,从而快速占领现货市场。”

到了2017年,三星电机以提升电容产品品质为由,缩减产能的同时,现货市场的出货量也随之下滑,这就诱发了电容缺货潮。现货市场最先缺的就是三星电机的高容MLCC,而囤货贸易商之前拿的都是三星的电容,现在很难拿到货,三星又说现在产能紧张,眼看现货市场没货了,电容也就开始涨价,从而诱发加剧了今年电容炒货的行情。要知道每部智能手机采用的电容有近千颗,而在此之前电容缺货的行情难得一见。

月营收可过亿,华强北现货市场如何炒电容?

受益于三星诱发的这波电容缺货潮,今年电容炒货已经从高容值蔓延至大宗类电容,整个华强北电容炒货者比比皆是。尤其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,华强北卖IC的柜台也开始囤电容,卖手机壳的柜台也开始卖电容,甚至几个人合伙就可以开始囤货炒货,其营收可能远超你想象。

李明(化名)每天至少接到几十个客户电话,询价要货,忙得他乐此不疲。今年8月底之前,李明还在深圳一家原厂做销售,在8月底离职后,便联合了三个人合伙准备开始在华强北炒电容。李明向笔者透露,从今年9月份开始囤电容炒货到今年12月份,4个月保守预计营收在2000万元,毛利在30-50%左右。

而像李明这种量级的炒货者,在华强北还只算是中小规模。据李明介绍,在华强北电容炒货最大的庄家是联合起来的潮州人,炒货高峰时每月营收可过亿。早在今年下半年初这些潮州人就开始囤货,不管是三星、村田、国巨还是宇阳等各方电容原厂,只要有现货就大量扫货,而后统一口径,达到心理预期价后,再统一出手,阶梯式放量,成倍式增收。

这导致终端厂商开始备料进电容时,现货市场库存告急,一旦消息扩散,就快速引起市场恐慌,这就带来了炒货赚差价的契机。李明表示,到了炒货的高峰,想要从原厂拿货比拼的是渠道资源,虽然炒货者都赚钱了,但原厂掌局者当然最赚的,不过现在电容炒货的高峰已经过去了。

随着2018年一线品牌手机厂商砍单,加之每年上半年是传统淡季,终端市场需求将会减小。李明称,现在来看2018年电容市场,按照原厂给的信息订单已经饱和,2018年上半年电容涨幅不会有太大的波动,甚至不会再涨。

同时原厂还在调整产能增加产线,2018年会有新电容产线投产,很难出现像2017年这么夸张的行情。另外因为现在电容价格已经很高,要是在现有基础上再成倍大涨也不现实。

根据行业经验,2018年上半年是市场淡季,代理商、贸易商都不敢大量囤货,会向市场放货,一旦放货,这波缺货潮自然而然就缓解了。虽然原厂还不会降价,但市场反应跟原厂还不一样,价格会向下走,逐步消化囤货库存,市场行情会逐步趋缓。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,已经流向市场的高价电容会由终端厂商来买单。

发改委已约谈,手机中国联盟或联合终端厂商举报三星

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路。其实DRAM和电容缺货并没有那么严重,在原厂的“关照”下,借机炒货者多了,市场行情自然水涨船高。而2017年内存和电容两大缺货炒货潮中,其源头都指向原厂三星。

尤其是在今年的DRAM缺货涨价潮中,DRAM每个季度涨价幅度都超过20%,每次都说缺货,而涨价后却从未发生缺货现象。而三星占据了DRAM近5成的市场份额,已然成为这波缺货潮中最大的操盘者和获利者。

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,市占比超过50%,可以推定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,一旦满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、制定垄断协议等条件,国家发改委可发起反垄断调查。

目前,DRAM涨价走势已经引起国家发改委的关注。国家发改委正在密切关注近期手机存储芯片价格的飙升,可能会对潜在的企业串谋操纵价格行为展开调查。

中国发改委反垄断局处长徐新宇称,“我们已经注意到(DRAM)芯片价格的飙升,将会更多关注未来可能由行业的‘价格操纵’行为引发的问题。”

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,发改委已经约谈了三星。

另据手机中国联盟透露,已接到多家企业的情况反映DRAM涨价情况,目前正在组织行业企业及相关反垄断专家研讨,未来不排除向发改委进行举报的可能。手机中国联盟由国内主流手机制造商和芯片供应商组成,代表了国内产业和企业的利益,此前正是手机中国联盟对高通反垄断的举报,引起了发改委的注意并启动反垄断调查,创下中国反垄断罚单之最。

王艳辉称,现在预测发改委会对三星采取何种进一步措施还为时尚早,但是如果三星被认定参与了价格操纵行为,那么发改委可能会参考其他国家在这一方面实施的处罚措施。而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,操纵市场价格被反垄断调查处罚的实际案例并不少见。


深圳市宏博通电子有限公司 地址:深南中路3006号佳和大厦B座2007室 联系人:林小姐 电话:0755-82525734 传真:0755-23815984
技术支持:维库电子市场网 注册时间:2012年